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专访】于欢母亲苏银霞:高利贷就像毒药,“于欢案”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

记者:当时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记者:我注意到,你出狱后把头发染黑了。

记者|牛其昌

苏银霞:不管原谅不原谅,也是要替孩子说对不起,不管受害人的道德品行如何,但他的家人是无辜的。失去亲人的痛苦,我作为父母,心里也是心如刀绞的疼,我都能理解。

记者:在监狱里,每天最大的希望是什么?

记者: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苏银霞:12月14日出狱后就跟于欢通了电话,他知道我出狱了。他的情况还比较稳定,让我注意身体,还说了一些鼓励我的话。我说让他放心,我一切都看得开,让他在里面安心改造,好好学习,遵守纪律,盼他早日减刑和家人团聚。

记者:为什么后来非法吸储?

记者:目前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苏银霞:现在想是很后悔,但当时也是没有办法。企业做起来之后就只能往前冲,要生存就必须坚持生产,停下脚步就是死,往前走就还有希望。工人都是技术工人,一旦流失了再找,半年也没法恢复生产。如果当时有一点办法,谁想用这钱?谁也不想在银行成为黑户,都想着在最黑暗的时候,黎明很快就会到了。但高利贷就是这样,就跟喝毒药一样。

苏银霞:如果我的企业能正常把款还上,也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没想到经营了这么多年的企业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总体来说还是法律意识淡薄,以后做企业一定要更加谨慎,多咨询一下律师,凡事要在法律允许的框架下进行,法律不允许的坚决不去触碰。

苏银霞:我不想回忆那些事情,这相当于一个伤心地,每次想都会挖心的疼痛,这件事改变了一家的命运。

以下为界面新闻与苏银霞的对话实录:

记者:如果当初不去碰高利贷,这一切是可以避免的吗?

记者:于欢出狱的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有被减刑的可能吗?

苏银霞:跟我们共同担保的企业赛雅公司当时也缺钱,因为他们盖了很多楼,农民工甚至在县政府门口闹事。等我的银行贷款下来后,赛雅说“你的钱你一分也不能动,如果动了,你活了我就没法活了”。因为赛雅的规模比我大,他活了才能保护我,我活了保护不了他,当时考虑到大局,只能赶快把贷款让给他,他活过来我才能活。包括借高利贷的钱也是赛雅担保的,我本想着忍气吞声,抓紧筹钱,让这个事情赶紧过去,没想到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界面新闻此前报道,2016年4月14日,由社会闲散人员组成的10多人催债队伍多次骚扰女企业家苏银霞的工厂,辱骂、殴打苏银霞。苏银霞的儿子于欢目睹其母受辱,从工厂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到一把水果刀乱捅,致使杜志浩等四名催债人员被捅伤。其中,杜志浩因未及时就医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另外两人重伤,一人轻伤。

苏银霞:律师说很快就会有结果了,现在等着法院判决吧。

苏银霞:主要还是缺资金,有了资金才能根据市场情况招工,进而恢复生产。家里面没钱,亲戚也都不做买卖了,企业还欠着银行的债务,虽然知道国家针对中小企业有一些扶持政策,但下一步具体怎么走还得慢慢摸索。最好是能通过社会找到合作方,共同合作。等这两天把家里的事情理顺了之后,会去拜访一下以前的客户,把原来的关系拾起来。

展开全文

“辱母案”于欢母亲孙银霞出狱:49岁头发全白拖 累了儿子很愧疚!

记者:也有讨债人在这件事中去世,如何看待他们?

记者:于欢知道你出狱的事情了吗?

苏银霞:打算把工厂重新开起来,毕竟从20多岁下岗就开始做,摸爬滚打了20多年。企业就是我的命,失败了还得从头再来。我个人感觉,目前的市场比前两年要更加平稳。

原标题:【专访】于欢母亲苏银霞:高利贷就像毒药,“于欢案”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

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6月23日,山东高院对上诉人于欢故意伤害案二审公开宣判,认定于欢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依法对其减轻处罚,将原审法院判处的无期徒刑,改判为有期徒刑五年。

苏银霞:染头发是希望自己打起精神来,重新振作,别给外人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记者:是不是偶尔还会想起2016年4月14日那天发生的事情?

记者:严建军提起民事诉讼索赔20万有最新进展吗?

界面新闻记者获悉,2019年12月14日,于欢的母亲苏银霞从山东省女子监狱出狱,随后返回聊城冠县家中。

2018年11月14日,山东省高唐县人民法院对“于欢家人非法吸储案”作出一审判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被告单位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被告人苏银霞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苏银霞:减刑的具体时间还说不准。12月16日下午我去聊城中院问了一下,法院说监狱还没有报减刑,主要牵扯到案中受伤的严建军提出了20万的索赔,需要等法院判决结果出来后再确定。如果正常不减刑的话,于欢应该是2021年4月出狱。现在可以一个月去探视一次。

苏银霞:最希望一家人早点团聚,女儿因为跟我是同一个监狱,偶尔还能见到。但于欢已经三年多没见了,老公的身体一直有病,也见不到。每天最盼着早一天和他们团聚。

12月16日晚,苏银霞接受界面新闻专访时表示,已有三年多没见过于欢,目前最盼望的是一家早日团聚。对于“于欢案”,苏银霞不愿过多回忆,对她来说“这相当于一个伤心地,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甚至有人为此付出生命。谈及出狱后的打算,苏银霞表示要把工厂重新开起来,以后凡事都要在法律允许的框架下进行。

于欢母亲苏银霞。(界面新闻记者 牛其昌摄)

 

随机文章

相关站点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2-2013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